北京
首页>北京>正文

什刹海起波澜 胡同游变味儿

2017-04-1813:31:35来源:北京晨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原标题:什刹海起波澜 胡同游变味儿

景区问题凸显被旅游部门警告 专家建议胡同游三轮车打表计费

什刹海一条胡同路边可见杂物垃圾。吴婷婷/摄

日前,国家旅游局和北京市旅游委分别点名北京多家景区在景区复核中不达标,其中两家4A景区被摘牌,包括什刹海在内的六家4A景区被警告处分。什刹海是老北京的象征,其特色胡同文化吸引了众多中外游客。但北京晨报记者走访发现,现在的什刹海景区问题凸显,三轮车经营不规范、景区内缺乏统一的游览标识,人车混行给游览增加了不便。对此,什刹海景区管理处表示,将积极整改,提高景区整体服务水平。市旅游委表示,被警告景区的整改期为半年,整改后依然不达标,将取消其4A景区资格。

记者探访

三轮车胡乱要价

上周四上午,北京晨报记者坐地铁从北海北站出来,突然被一位身穿深棕色中式上衣的男子拦住去路。男子“热情”地问记者:“您坐三轮车逛胡同吗?车上有毛毯可以盖在腿上,保您不冷。”记者抬眼一看,这位男子胸前佩戴着三轮车胡同游的工作牌。记者判断,搭讪的这位男子是一位正规胡同游三轮车车夫。

在地铁出口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个类似售卖车的摊位,上面写着“胡同游咨询处”,旁边立着一块儿胡同游行车路线图。一位穿羽绒服的男子正在跟两位女士介绍着胡同游,他说:“120元一个人,走一小圈,时间大约40分钟;150元走一个大圈,您可以下车拍照、看风景,时间不限。”最终两位女士选择了每人150元的胡同游线路。

送走了两位女士,穿羽绒服的男士凑到记者跟前询问是否坐三轮车游览,记者表示无论是120元还是150元都太贵,并准备离开。该男子立马改口200元两人,记者还是表示太贵,最终记者以两人100元的价格坐上三轮车。从开价每人120元砍到成交价每人50元,只花了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记者采访时,遇到三四个胡同游调度站或咨询处,它们分属不同的特许经营胡同游公司,但工作人员展示给记者的胡同游线路大同小异。不过各家公司的价格可真是大相径庭。根据是否要发票、走大圈小圈的不同,从一人50元到150元不等。

导游更愿意讲野史

记者注意到,在正常的讲解过程中,车夫们似乎更愿意讲讲“野史”,以博得游客的好奇和兴趣。

“您看这院,是一位名人的儿子2008年的时候花了5000万元买的,您知道现在值多少钱?十多亿元!”拉着记者逛胡同的时候,车夫老王特意指了指某条胡同内一处大门紧闭的院落,言语中满是神秘。老王指着湖那边一排房子说:“您看竖旗杆那家没有?那是奥运冠军买的。旁边那家是一香港富商买的。湖里那个亭子,是一位曾经的著名歌星出资建的。”

在胡同游线路中,途经恭王府,车夫们也会对恭王府和和珅进行一些讲解,不过除了讲解恭王府的历史,车夫们不约而同地讲起了和珅的“花边”新闻。老王兴致勃勃地向记者介绍:“和珅家富比皇宫,他有25个老婆,其中一个是俄罗斯人。”不过在另外一个车夫的口中,和珅又有了第26个老婆。

车夫主动讨小费

拉记者乘三轮逛胡同的车夫老王来自陕西,年纪四十五六岁,身材壮实,他说当胡同游车夫已经五六年了。一路上,老王讲解得倒是十分卖力,但就是说话不太清楚,记者得竖起耳朵仔细分辨才能听得八九分明白。老王说,生意好的时候是夏天,拉的大多是老外,冬天生意清淡些,随后他话锋一转示意记者:“拉您这一趟我基本不挣钱,我的收入全靠游客给小费,要不这一趟算白忙活了。”

胡同游车夫基本上都是走相同的线路,像老王这样主动跟游客“唠叨”挣不到钱的车夫还真不少。在南官房胡同,记者先后听到两位车夫说了类似的话,言语之中大多是希望游客能给些小费。

40分钟后,记者结束了胡同游,老王在下车前特意提高了声音对记者说:“老北京有句俗话:下车给打赏,老人健康又长寿,幸福又满堂。”记者笑着回应“谢谢”,并表示要离开。不甘心的老王又凑近一步对记者说:“游客都给小费的,要不我真就白干了!您看着给,十元、二十元的不嫌少。”

人车混行躲不开

三轮车胡同游的线路主要是南官房胡同、大金丝胡同、小金丝胡同、北官房胡同、大翔凤胡同、小翔凤胡同、新煤厂胡同、柳荫街,至前海西街结束。窄窄的胡同,再加上络绎不绝、来来往往的三轮车,如果遇到有私家车进出胡同就更麻烦了,错车的难度就跟考驾照似的,大多擦着边儿开过去。胡同里居民和游客也不少,平房旁还停放着自行车、摩托或者堆放着一些杂物,显得更加拥挤。记者采访时还是上班日上午时分,人夹在车辆间隙中侧身而过的情况时有发生,这要到了游客集中的周末或者节假日,到什刹海走一遭真得摩肩接踵。

路面脏乱杂物多

除了居民的私家车,上午时分的什刹海还有服务居民的送货车,上面有各式蔬菜、水果、鸡蛋。在大金丝胡同,记者看到准备收摊的车主正往车上搬着货。可能是刚刚结束早市的销售,地面上还依然清晰可见蔬菜叶、塑料袋,尽管摊主用手在地上捡拾了一些垃圾,但是仍有不少遗落,没有清扫干净。除了地上的垃圾,周围还有不少空啤酒瓶。

什刹海是一个开放型景区,同时也是一个居住区,因为家里窄,居民家的杂物不得不堆放到屋外,用旧了的童车、等着卖废品的旧报纸也不得不往四合院外堆放,生活气息倒挺浓郁,可胡同也因此显得更加杂乱无章。

权威发布

市旅游委:限期半年整改

市旅游委在《什刹海风景区复核建议书》中指出,什刹海存在人车不分流、交通拥堵、居民杂物外露、老旧标识共存、卫生死角、裸露电线电箱、商贩占道经营、私拉电线等诸多问题。因此,在本次景区复核中,市旅游委对什刹海景区处以警告处分,限期半年整改。市旅游委行业管理处副处长乔剑平表示,半年整改期结束后,市旅游委将对被警告的景区再次检查,如果依然达不到要求,将被取消4A级景区资质。

官方回应

什刹海景区管理处特许经营管理科:

将积极整改加强督查

针对什刹海景区被警告,景区管理处特许经营管理科许展表示,景区非常重视此事,各级部门肯定会积极整改,但是目前具体方案还没有出台,一旦方案确定将着手改善景区服务质量。

针对胡同游价格混乱等问题,许展表示,胡同游从2008年开始作为特许经营项目推向市场,游览线路由交通部门设定,路线都是固定线路。“可以负责任地说,车夫肯定是在既定的路线运营,我们还没有发现不按线路游览的情况。”她介绍说,不同胡同游线路有长有短,因此价格并不统一,“但是我们有一个指导价,一小时一辆车每人约100元,价格根据不同线路、是否包含导游、门票等而不同,最终的价格可以在100元上下浮动。一般情况下,游客可以根据指导价与车夫进行议价,双发达成协议就可以成交”。

针对三轮车车夫胡编导游词的问题,许展表示,这将是下一步整改的重点。

专家观点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教授王富德:

胡同游三轮车可打表计费

王富德认为,胡同游的三轮车鱼龙混杂,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胡同游应该制定硬性的价格规范,一旦有胡同游公司或者车夫触犯了红线必须受到严厉处罚。另外,胡同游特许经营者需要对车夫严格管束,为了避免游客与车夫之间的纠纷,可以考虑胡同游三轮车的管理办法参照出租车执行,实行打表计费。王富德举例说:“游客坐三轮车就跟坐出租车一样,车夫按下计时器或者计费表,告知游客游览开始,游客认可后便开始旅行。玩了多长时间、走了多少公里,一目了然,这样双方都认可,投诉和纠纷自然会降低。”王富德建议,可以使用按里程计费或者按游览小时计费,“现在共享单车都能实现刷卡计费、里程显示,胡同游三轮车要实现打表计费并不难”。

王富德建议,目前胡同游三轮车车夫有相当一部分不是北京当地人,地方口音比较明显,但由于北京文化包括语言文化,而胡同游又是一项极具北京特色的旅游形式,所以从业者的语言应该展现古都特色,应该注重体现北京味儿,“这就像咱们去了上海弄堂想去听听上海话,到了西安想去听听陕西话,到了广州想去听听粤语,这是游客了解北京当地文化的重要窗口”。

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刘德谦:

团队游可分时段进入

刘德谦认为,居委会、旅游管理部门、环卫等多部门应该多联系、勤沟通,制订符合区域发展的策略,“环境优美、清洁卫生,不拥挤、不拥堵,这样才能达到居住和旅游的共赢”。刘德谦建议,为了避免区域内人车混行的情况,可以对旅游车辆适当限行,或者提供更大、更方便的停车场。

今年4月起,南锣鼓巷暂停接待团队游游客,这一措施的目的就在于缓解景区内游客拥挤的状况。刘德谦建议,什刹海景区不妨参照南锣鼓巷的做法从一定程度上限制团队游游客,“因为南锣也是开放区域,但是游客太多导致游览体验不佳,对居民生活也产生影响,那么就应该对旅游者适当限行”。刘德谦建议,什刹海可以根据景区最大承载量,确定团队游可以进入游览的时段,或者在居民活动多的区域限制团队游游览,这样游客能够体验到老北京胡同风情,居民的生活也能够得到保障。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副会长刘思敏:

需平衡社区内利益主体

刘思敏认为,什刹海首先要解决的是地区利益冲突,这是导致旅游发展过程中出现种种问题的根本所在。什刹海是一个社区,它与十三陵、颐和园等景区的管理模式不同,十三陵、颐和园是景区管理模式,管理的目标主体非常清晰,即景区的工作人员和游客,管理难度相对也比较小;而什刹海还有居民,管理难度和利益冲突比较大。刘思敏说:“景区要在哪里建一个游客中心、停车场、厕所或者建一个指示牌,景区说了就能算。但是像什刹海就不行,它边界没有那么明确,管理的主体也是多元的,管理的对象也是多元的,所以需要调整管理方式,探讨符合这一区域的管理方法。”

刘思敏表示,用现行的景区管理模式,包括A级景区评定标准对什刹海景区难免不适用,所以他建议在什刹海景区实行社区自治,调动社区居民的积极性,平衡社区内的利益主体利益,“否则这些主体将变成矛盾主体,从而出现‘野蛮生长’”。

他山之石

西湖:对野游者开罚单

在市旅游委给出的《什刹海风景区复核建议书》中,景区存在野游、野钓、垂钓现象。和什刹海类似,杭州西湖也是市民热衷野游的地方。但是今年,西湖水域管理处启动了景区“清水行动”专项整治行动。本次整治首日共教育劝导10余名晨泳者,还对其中两名游泳者作出行政处罚,各罚款50元。

张家口堡:街面整治清扫杂物

张家口堡同样属于开放型景区,景区管理处主任陈佳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今堡子里的居民大多已经搬到了楼房里,现在多是进城务工人员和其他低收入人群租住,一个四合院里少的也住着三四户,多的有七八户。经过这两年的整街治巷,街面发生了很大变化,道路平整宽阔了不少,街边杂物没有了,房屋墙壁也进行了重新粉刷和维修加固。

安顺屯堡:原住民特色原汁原味

记者曾去贵州安顺屯堡古镇采访,这里也是当地旅游部门积极开发的旅游线路。不过与不少古街、古镇大力发展商业不同,屯堡依然居住着原住居民,里面的老房子动辄都有上百年历史。古镇内依然可见居民的生活用品、锅碗瓢盆,一派生动的生活场景,却并没有熙来攘往的客流。

希腊、巴黎:餐厅保持当地特色

什刹海的文化是多元的,既有咖啡馆,又有西餐厅,在刘思敏看来,咖啡馆在什刹海就是“野蛮生长”。刘思敏对比了希腊的圣托里尼岛和巴黎的左岸咖啡,这些地方都有很多亚洲游客,但是在那里看不到一间茶馆或麦当劳,那里所有的咖啡馆、餐馆都是当地人开的,特色更浓,不会为了迎合游客而改变。

记者手记

变了味儿的什刹海难走心

逛什刹海逛的是一份“北京味儿”,但是现在的什刹海除了那些被三轮车拥挤着的胡同还留着些老北京特有的青砖灰瓦,早已看不出太多古都特色。如果让您忘记这里是北京的什刹海,您再走一圈,可能还会发现这里和云南的大理古城、丽江古城、湖南的凤凰古城没有太多区别,咖啡馆、餐厅,就连那些卖小商品的店铺都跟中国其他古城卖的商品大同小异。

什刹海是什么?是京腔京韵、是回味悠长的京剧、是散发着药香的中药店、是古色古香的大清邮局、是老北京的棋盘和大蒲扇,更是那豆汁、焦圈的味道……可是这些在什刹海很难听到、看到、闻到,就连那南官房胡同里的“奥运人家”如今也收起门票,正房里八仙桌上的香炉前也不知为什么居然堆起了钱币,让这原本“清秀”的老北京四合院也别扭了起来。

旅游的发展不仅需要提升景区的服务质量,更应该保持景区的特色。失去特色的景区只能留在游客的微信朋友圈里,却远远不能走进游客的内心。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吴婷婷

本版摄影 首席摄影记者 蔡代征 记者 吴婷婷

责任编辑:龙颖(EN037)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