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首页>北京>正文

三文码——语文公式,阅读利器

2018-05-1610:32:54来源:北青网作者:甘建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从小学到高中,学了十二年语文,然而学生却学成“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学生怕语文,关键在于语文没有公式,法无定法。有鉴于此,笔者经三十年研究,从文言文、白话文与现代文经典中提炼出了一套编码系统,从而为学生提供了一套语文公式。因这套编码系统的密码为“三”,故名之为三文码。

1. 三文码的图式

三文码包括金字塔、太极图与曲线形等三种图式,其中金字塔图式为三文码的基本图式。老子在《道德经》中提出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的理念,金字塔图式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理念的一种图式化表现。下面重点对金字塔图式作一具体介绍。四书五经

【本文】《孟子·告子下》;“舜发于畎亩中,傅说举于版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解码】孟子用“舜发于畎亩中”这一“于”字,“傅说举于版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等两个“于”字,以及“管夷吾采用金字塔的图式,以写古代圣贤的经历。这个“于”子就是关键词,亦即文眼;这三组六个“于”字正好构成一个金字塔的图式,亦即文脉。

1.1 唐宋八大家

【本文】韩愈《师说》:“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解码】韩愈用“古之学者必有师”这一个“师”字,“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与“惑而不从师”等两个“师”字,以及“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与“师之所存也”等三个“师”字,以论“师”之道。这个“师”字就是关键词,亦即文眼;这六个“师”字正好构成一个金字塔图式,亦即文脉。

1.2 四大名著

【本文】曹雪芹《红楼梦》第一回:“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阊门外有个十里街,街内有个仁清巷,巷内有个古庙,因地方窄狭,人皆呼作葫芦庙。”

【解码】曹雪芹用“东南”这一宏观地名,“姑苏”与“阊门”等两个中观地名,以及“十里街”“仁清巷”与“葫芦庙”等三个微观地名,以拉开《红楼梦》的序幕。这地名就是关键词,亦即文眼;这三组六个地名正好构成一个金字塔的图式,亦即文脉。

1.3 现代美文

【本文】朱自清《荷塘月色》:“荷塘的四面,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小路一旁,漏着几段空隙,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丰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大意罢了。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没精打采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解码】朱自清用“高高低低都是树”“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与“树色一例是阴阴的”等三个“树”字,“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与“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等两个“树”字,以及“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这一个“树”字,即用树为参照系以侧写荷塘与月色。这个“树”字就是关键词亦即文眼,而这三组六个“树”字所形成的文脉则正好还原为一个倒金字塔图式。

以上我们用一个金字塔图式便打通了四书五经、唐宋八大家、四大名著与现代美文的文脉。如果完整地掌握三文码的图式系统的话,那么就不仅可以打通传统经典与现代经典的文脉,而且还可以打通西方经典的文脉。

2. 三文码的功效

三文码训练的对象,主要是中小学生(五年级及以上)。经过45课时的训练,学生便能掌握母语密码,消除语文“三怕”,构建思维框架,从而拥有超常的记忆力、深刻的理解力与出色的表达力。

2.1 超常的记忆力

民国大师,无论文理,都有超常的记忆力,——他们的这种超常记忆力大都来自背诵经典的传统训练;而通过三文码特训,学生同样可以拥有超常的记忆力。

例如,上面《荷塘月色》这段文字,让一个高中生去直接背诵,花了15分钟;解码之后,让一个初中生去背,用了7分10秒;而经过三天特训后,小学生只用了1分20秒就背出了,几乎达到过目成诵的境界。

又如,南航附中高一的陈志强同学,是2016年的世界脑王。据《扬子晚报》介绍,陈志强把他的那套记忆法用来背文言文,如韩愈的《师说》,既快又准。2017年世界脑力锦标赛中国赛区总决赛现场,陈志强作了数字记忆表演后,笔者请他再背一段《师说》,然而陈志强却说忘了。于是笔者便对《师说》作了解码,然后让没有学过文言文的小学生去背,结果仅用了十六分钟便把整篇《师说》给背出来了。由此可见,借助三文码,小学生甚至可以挑战世界脑王。

2.2 深刻的理解力

语文是百科之母。高考改革后,语文更加重要了,因而“得语文者得高考,得阅读者得语文。”那么有如何才能“得阅读”呢?简言之,“得三文者得阅读”。

朱光潜说,朱自清“文章的简洁精练不让于上品古文。”那么,为什么朱自清“文章的简洁精练”能够“不让于上品古文”呢?通过对《荷塘月色》的解码我们便知道:朱自清“文章的简洁精练”之所以能够与上品古文媲美,关键就在于朱自清的文章使用了跟上品古文同样的编码图式——金字塔图式。

另外,借助这一金字塔图式,我们还进一步发现,——“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与“树色一例是阴阴的”等三语,给人以一种压抑感;“树梢上隐隐约约的是一带远山”与“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等二语,给人以一种迷茫感;“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一语,则给人以一种失落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压抑感、迷茫感与失落感,似可看作“围城”情结的一种散文表现形式。这样,我们依据文本的文眼与文脉,便自然而然地把握到了它的文心。

作为一种思维框架,三文码还别有一种通用功能。去年《现代苏州》杂志的韩总,以“三文码与文言文”为题对笔者做了专访。韩总听了一个案例便直觉到:“三文码不仅对于语文有用,对各科都有用。”郭品毅同学(湖南张家界)的经验证明,韩总的这一直觉是正确的。郭品毅不仅把三文码运用于语文,而且还运用于数学、外语等各科,并都摸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郭品毅的经验引起了当地教育局杨局长的关注。杨局长还特意加了笔者的微信,并且期待着三文码与学校的语文教育的接轨。

2.3 出色的表达力

今年春季班,第一单元训练完成后,同学们都惊叹道:“曹雪芹的大脑简直像电脑一样,装了程序似的,如此精准!”笔者对同学们说:“三文码的训练,就是要把曹雪芹大脑里的程序移植到你们的大脑中去。”

沧浪实验小学五年级的王海芸,原来作文总是及格,学了三文码后便提升为优良,语文考试得了93分。更令人赞叹的是,海芸读《红楼梦》已进入了一种化境。如十七回,清客看到怡红院的海棠便赞道:“好花,好花!从来也见过许多海棠,哪里有这样妙的!”一次中秋茶话会上,海芸面对月饼,连连赞道:“好饼,好饼!从来也见过许多月饼,哪里有这样妙的!”原来她把《红楼梦》中清客赞海棠的句式巧妙地借来赞月饼了。海芸的妈妈说,海芸现在写出的作文,已有《红楼梦》的影子。为此海芸的妈妈便把三文码推荐给她的导师朱永新教授(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原苏州市副市长)。

新区实验中学高一的徐寅喆,学了三文码后,作文成绩便提了二十多分,连《论语·季氏将伐颛臾》都能过目成诵。去年他考上中国传媒大学的播音与主持人专业。他发愿要大力推广三文码,让更多的学子受益。

经实验,三文码已经取得明显效果。《苏州日报》曾连载三文码的经典教案;苏州逻辑学会已将三文码列为逻辑训练的课程,准备推向中小学。

作者:甘建民,三文码创始人,1982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历任苏州铁道师院中文系主任,成教院长,苏州科技学院成教院书记,苏州逻辑学会理事,退休后,任四川大学苏州研究院兼职教授。

责任编辑:龙颖(EN037)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