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首页>北京>正文

故宫器座藏品首次亮相嘉德艺术中心

2019-07-0518:53:02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由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联合主办的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将于2019年7月6日在嘉德艺术中心面向公众开放,此次展览也是故宫器座类馆藏藏品首次整体出宫展览。基于故宫博物院的丰富馆藏和长期以来的学术研究,此次展览以清宫众多陈设物品中的器座为对象,展出极具代表性的132件藏品,涵盖宫廷器座的各个类别,呈现了其多元化的样式设计和用法。观众可以全面地了解古代工匠巧夺天工的技艺,近距离领略宫廷艺术之美,感受古人妙师造化,格物尽理的妙趣。

在中国传统工艺史上,器座是与陈设器物既有联系又彼此分离的常用器之一,具有特殊的审美意义和研究价值。清宫的器座文化导源于文人士大夫阶层兴起之后对于书房空间及其陈设品味的建构,既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清代宫廷工艺的审美趣味与工艺水平,也是宫中陈设理念的一种反映。故宫博物院藏器座数量庞大、材质精良、装饰考究、设计精巧、工艺细腻,部分带有款识、等次、题铭等信息,体现了极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和历史价值。在学术层面,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们结合馆藏实物和史料档案,围绕器座,探讨清代宫廷器座的设计与制作,和器座与器物、陈设环境之间的联系,以及这种联系如何对器座设计产生影响,并揭示其背后的文化内涵,从而帮助观众通过展览更加深刻地理解清宫器座文化。


紫檀嵌楠木雕拐子纹三连台底座


象牙镂雕盘根式水丞座

此次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呈现的藏品按照其丰富材质类型,分为金属器座、牙座、玉座、漆座、木座、和其他材质器座六大主要品类。“金属器座”囊括宗教、文房、饮食、陈设诸类器物的附件,主要材质为金、银、铜、铅。其制作及装饰结合铸造、锤揲以及珐琅、点翠、珠石宝玉镶嵌、錾刻、鎏金等技法,总体表现出形制规整、纹饰繁丽的特点。“牙座”是我国明清牙雕中比较典型的一类制品,承托工艺精雅之物。本次展出牙座分素牙座与染牙座两类,其镂雕、浮雕、圆雕、浅刻等技法均极为精湛。“玉座”以碧玉及深色青玉座为多,多采用圆雕、浮雕和镂雕等技法装饰,不论仿古、时作均格外精美。“漆座”品类丰富,有红漆、黑漆、黄漆、金漆诸类,并集雕漆、填漆、描金、彩绘、螺钿、百宝嵌等多种髹饰技法。 “木座”材质以黄花梨、紫檀、红木、鸡翅木、楠木等为主,虽然在工艺制作上归为小器作,却是宫廷制器工艺中一个小而精的缩影。其他材质的器座主要有陶瓷座、玛瑙座、水晶座、锦座、玻璃座等,展示了制座原料的多样化。各类座具的形状、尺寸富于变化,以形制规整、线条简练的圆形、方形和多边形居多,灵活采用镶嵌、髹漆或鎏金等修饰手法。


碧玉洗座


金漆三多纹带座三层方套盒


雍正款天蓝釉带紫釉座钵缸

故宫博物院和嘉德艺术中心都在各自不同的领域和角度承担着文化发展的使命。故宫博物院一直在对“器座”进行系统的整理和研究,此次的部分展品原已残破,经“故宫文物医院”修复师的努力而得以重现光彩,从中可以看到传统文物修复技艺的传承和发展。而嘉德艺术中心作为文化产业领域的新锐力量,也希望借助展览现代设计语言与展示方式,提升各类观众观看展览的体验度。此次“故宫博物院藏宫廷器座展”是两个机构致力推动文化事业的发展,讲好文物背后的故事,让文物活起来的一次重要合作,双方希望通过展览引发观者对于中国传统工艺、审美等各方面更为深入而细致的思考。同时,此次展览也是北京东城区文化和旅游局“故宫以东--嘉德艺术季”的重要组成部分。(展品图⽚来源:故宫博物院 展览现场图⽚提供:嘉德艺术中⼼)

责任编辑:龙颖(EN037)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 为救白血病患者,河南一护士果断推迟备孕计划,捐献“生命种子”

    想要个“金猪宝宝”的念头,从一年前就在郭菲心里萌生了,她为此兴冲冲地开启了备孕模式。然而,去年年底,一个意外的电话却让她毅然决定推迟备孕计划。

  • 自闭症病因研究又有新发现

    美国研究人员新近发现,一个基因突变会干扰大脑早期发育过程中“脚手架”的搭建,导致大脑皮层结构异常,这可能是部分自闭症病例的成因。

  • 甄子丹曾穷得只剩100块 如今他却这么说

    甄子丹曾经历低潮,且不只一个,比如银行存款只剩100港币,于是制片请他吃便当,这些都遭遇过,但现在回头看却都云淡风轻,“只能说低潮肯定有,但我已经说不出来,因为过去那么久,没感觉了”,他总能在困境中翻转,拉长时间再看,一切都是好的。

  • 中国跳水队员宋首霖摘得第30届大运会首金

    首金诞生!当地时间4日,在跳水女子1米板项目决赛中,随着中国跳水队员宋首霖最后一轮的精彩一跳,跳水队摘得中国代表团在第30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上的首枚金牌,这也是本届大运会的首枚金牌。

  • 澳考拉受衣原体感染侵袭 可能仅剩一岛幸免

    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领衔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南澳大利亚袋鼠岛上的考拉可能是这个国家最后一群免于衣原体感染的考拉,有望成为拯救考拉种群的关键。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精华推荐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