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首页>北京>正文

新时代闪耀的精神辉煌 ——评徐里油画《新辉煌》

2019-11-0809:54:36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徐里为大兴机场创作的作品《新辉煌》

(一)徐里的油画《新辉煌》在艺术史学的视野探讨了工业社会和现代文明,对人类历史的诗意总结和展望。倘徉在被誉为“地标奇迹”和包揽多项世界之最的人文机场一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要客厅中,观赏徐里的巨幅油画《新辉煌》,不仅展现了中国设计的艺术之美和新时代的文化自信,它更是一座艺术的殿堂,在向进出港的重要客人们展示着新时代的中国蓬勃向上的旺盛生命力和辉煌的中国形象。在这座新的审美王国殿堂里,不仅仅展示出正在走向伟大复兴的国家意志和艺术形态,也是一种世界性和现代性的敞开和回应。同时,展示了美与崇高的主体性的确立与提升。“美在形式"与“美在生命”其实是一体两面,互为通转的。徐里的《新辉煌》在创作中蕴涵着一种伟大的入世的精神,创造进化的意志,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种物质结构和艺术秩序的深情呼唤。《新辉煌》画面中,层层叠叠金色的云朵,有一种想象后天理性的“审美乌托邦”,是一种扺达明天的艺术宣言。在《新辉煌》中,真正可以窥见这样的一个艺术原则:大自然包括画中所描绘的雪域高峰才是这个世界上,这个宇宙中芳容永驻、青春永存、人见人爱的女神,这世上无数生灵都无比崇拜她、迷恋她、追求她、是永远的玛丽亚。但是,这位女神最后偏偏把自己嫁给了人类,嫁给了艺术、嫁给了绘画。在徐里的艺术履历中: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徐里曾经考察过丝绸之路,从巴音布鲁克到帕米尔高原,也曾多次深入青藏、甘藏、滇藏、川藏、西藏线体验生活,在震撼于东西方古老文明交融碰撞之下,所产生的历史遗迹的同时,高原雪域的神山、雪山伟大的状貌早己经镶刻在他的心里,成为他艺术之路的一份厚重的积累和精神沉淀。正如他自己所阐释的:他的这件作品所有的场景都源于自己的生活,是把多个场景融合在一起的艺术结晶和大集成。早年起,他的艺术足迹就遍布了祖国的名山大川,尤其是西部的雪山。而金山给我们带来的是吉祥、壮美、雄浑、傲岸,只有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常年才有雪山。雪山的造型很奇特,只有在阳光初霁和落日余晖下,短暂几秒钟把太阳之光投射到雪山的时候,雪山才会变成金山。那种辽阔和壮美,那种磅礴和博大的气势让人震撼,寓意着在我们这个伟大的新时代,天佑我中华民族。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立万象于胸怀,传千祀于毫翰”(姚最语)。徐里就是这样的一位先觉先行先倡的艺术家,在《新辉煌》这幅作品整体性的用色和寓意上,徐里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目光和考量。如果金色象征着吉祥和辉煌,象征着在中华大地上的祥瑞和祥云缭绕;那海拔4000米以上的绿草,则寓意着一种旺盛的生命力,寓意着祖国鲜活雄健的躯干和肌体必将更加蓬勃发展,必将创造出这个新时代更多更伟大的奇迹。

(二)恰如诗人李少君在阐述徐里画作《永恒的辉煌》时所指出的:由于山代表高度,山又与人之精神境界有一种彼此映照的关系,中国古代艺术家们便借山水抒发性情,或表现飘逸,或表达高远,或展现雄心。所以,选择画山,其实表明着一种心态和精神的追求。山水本身是一种伟大的艺术形式和永恒的精神品格,画山不是简单地画山,它是一种象征和符号。山水本身就是最古老、最伟大也最永恒的艺术存在。徐里有极其敏锐的艺术洞察力,善于捕捉自然界瞬间即逝的奇葩的大美之境,并深谙中国艺术对“荒寒”“空茫”“空谷幽兰”美学意蕴。徐里的艺术手法也匠心独运,极具创造力。能够把那些雪山表现得极其庄严、雄伟、瑰丽,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被他画得像是黄金筑就的颜色。其实可以理解,金色本就是阳光的颜色,徐里将反射着阳光的雪山画成金山,本来就是一种艺术的真实。为体现整件作品的厚重和苍茫,徐里为画面的主体部分雪山和草地作了肌理效果,造色、提亮数遍。而其它部分为增加现代性和时空感,对水和天空作了平面处理,让整个作品显得更加协调而圆融,凸现了僭越性的审美追求。

徐里的《新辉煌》就是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生动艺术实践,具有中华文化的底蕴又融合了西域地区多民族丰富斑斓的个性文化特征,从边疆少数民族的历史传统里寻找精神资源,展现了一种大国审美和多民族融合、和谐的豪迈、壮美风范。大兴人文机场,作为一个时尚的“地标奇迹”,浓缩了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卓越追求和梦想。宇宙、生命、理性、文明,这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四个元点。而艺术是这四个元点之间的另一种神性存在和精神润滑剂。艺术何为?艺术家何为?这个伟大的时代赋予他们的历史使命就是:举精神之旗、立精神之柱、建精神家园,健精神的体魄。正如俄国作家契诃夫所说,“艺术给我们插上翅膀,把我们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三)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作为一个高端的历史性人文“地标奇迹”,必然需要高品质,能够适应时代巨变和世界转型的,具有后天想象力的,借鉴了世界优秀文化成果和经验的精妙磅礴艺术品来擦亮神奇无比的阿拉丁神灯,打开人类充满着希望和智慧的潘多拉魔盒,而徐里所描绘的雪域高原、神迹雪山,金色的雪山,正契合了人类与世界的关系,与自然的关系,长与立、关与冲、断与跨、刺与退、空与点……记得越远,便能想得更远的人类智慧和清洁精神。艺术始终在为生活添彩。帕斯卡尔认为,观赏者与画作之间要有一个确定的,理想的距离。这个确定的距离在东方语境中就是“天地人神之间”的对话,是四元的,也是四维空间的。徐里所描绘的《新辉煌》在处理画面时间与空间的错位或对话关系上,采用中国人审美的放空、留白的处置手段,蕴涵着一种现代意象的飘逸与空灵。尤其对天空和山水的处理上不是面面俱到,画面上虽然没有蓝色的和绿色的天空,只是金色的天空,在技巧和材料都同一般的直接表现手法不一样,有虚有实,有薄有厚,有疏有密,形成反差性对白,有更多的冲突和对白,呈现出的是一种高度的和谐和协调的艺术自觉,赋予一种新艺术秩序和艺术实践重新建立和确定可能性。

所以,《新辉煌》并不是简单的创作,而是饱蘸着新时代一位中国画家对祖国的热爱和祝福,对世界和人类正义、和平美好愿望的深情呼唤和祈盼,在这如诗如歌赋予交响乐般的充满着蓬勃的生命旋律里,让艺术点亮时代的精神之灯,带给我们这个世界更多的光明和美好憧憬。

中国风主题--【盛唐之辉】

大唐帝国在当时是世界上最为文明强盛的国家,首都长安也成为草原文明和中原文明,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交汇融合的世界性的大都会。中国高度发展的文化和高度繁荣的经济,使来到中国的各国人民,不管是商人和外交使节,无不以能成为中国人为荣。

 


大兴机场贵宾厅--《新辉煌》


《新辉煌》的创作过程

                                                                                                                                                                                                                                                                                                                                                     文/朱必松

责任编辑:孙妍(EN083)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